张家口红子 发表于 2017-5-26 16:15:07

(转载)广式绣眼笼浅谈

广笼作为国内鸟笼中极具特色的一派,象岭南水乡的姑娘一样,或俏笑伶俐或雍容华贵,顾盼间风情万种。养鸟十余载,通过青鸟论坛接触了国内各地的鸟笼,不论北笼、南笼、川笼、广笼,都具有极强的地方特色,风格各异,各有韵味,而自己却独喜广笼,这或者就是岭南人难以割舍的乡土情结的表现吧。当然,除了这个,因广笼用料严谨、造型科学、美观,风格多变,主题丰富,雕刻精美等,更令自己痴恋不移。
        广笼制作所选择的竹料多为生长期五至七年的毛竹,秋冬季从山上砍下来经过劈料、蒸煮、防虫等几道工艺后,放在通风干燥的地方陈放三五年再使用,要求高的笼匠更是陈放十年八年,甚至十几年再使用。在传统的制料方法上有十蒸九晒一说,何为十蒸九晒?即竹料经过十次的蒸煮,晒了九次,最后一次是风干的。在十蒸九晒的过程中,竹料的废弃率非常高,一般生长条件不好和生长期不足的竹子就会在这个过程中开裂,听陈国兴等老师傅说,十蒸九晒的竹料废弃率高达70%左右。在改革开放之后,广笼的制料方法也开始五花八门的涌现,如烟熏料,酸泡料,油炸料等,其优点是能快速成料,颜色老辣;但不管烟熏、酸泡或油炸,都是加速氧化、炭化的手段,这样就破坏了竹子本身的纤维结构,让竹子变得脆而无韧性,这种料只合适用来制作低档笼具,这种料所制成的笼子,要不了几年笼子就废了。在拜访陈瑞基、陈嘉庆、黄金宁兄弟等当代制笼名匠时得知,一块好的竹料要采伐长在半山腰当风向阳的竹子,因为生长在山脚的竹子水份太足不结实,生长在山顶的竹子水份太缺易开裂,当风的竹子在生长的过程中一直在接受自然界风力的考验,长得就结实而韧性十足,向阳的竹子能吸收更多的阳光,能长得更茁壮;话说同一根竹,当风向阳的那面都会比另一面要好。在当代广笼的制作重地广东清远,首推车头壩的竹料最好,次之是龙颈、石角等镇,因近年城市开发及过度采伐等原因,这些产上等竹料的基地都被破坏了,广笼的笼匠们不得不舍近求远,要到连州、韶关等地购进竹料。广笼全为活门活底的设计,其底板用料也十分考究,高档笼具全部使用老桃木作底板,上品为正山纹老核桃木板,其纹理正山而细腻者价值不菲。当然,纹理正山而细腻的老杉板也是不错的;为什么要用老核桃木板或老杉板?因为这两种经过陈放几十年的板料,其质地细腻轻巧,不变形,不开裂。凡新核桃木板、新杉木板或其它杂木板均有变形、开裂的可能,不作高档广笼的用材选择。
        广笼圆形拱顶的造型,保证了观赏者的“无视觉障碍”,不论从那一个角度观赏,都能清晰的观赏到笼内的点滴,如鸟食罐和鸟。其配以一高两低扛更显遵从自然的科学性,能让笼鸟高低活动,传统的一枝高杠一个罗汉圈的搭配更是世界上独树一帜的,从视角上形成大圆小圆的美感,支撑罗汉圈的三个“龙头撑”造型潇洒,韵味弥深。广笼的笼爪设计为四方爪大小接,这完全是继承了古代建筑梁椽力学的精妙之作,如此设计,鸟笼悬挂的时候就受力均匀平衡,既保证鸟笼长久悬挂不变形,也保证鸟笼悬挂时的平稳,即便鸟在里面上下跳动,鸟笼也不会有太大的幌动;而其三足的设计,又保证了笼子座放的平稳性,即使座放面不平坦,笼子放下去也是平稳的,否则,笼子座放后就不平稳,会随着鸟在笼内的活动而高低摆动。一高两低杠或一高杠一罗汉圈的设计,在鸟大唱时,鸟立于高杠上引吭高歌,那种雄踞高地、舍我其谁之感更将鸟的争鸣气势尽显无遗。
        如果要论风格的多变,广笼应居首位,即便是一个素笼,其门花、立口、顶山、笼爪、爪心、笼脚的变化亦不下百十,若是雕刻的广笼,就更变化万千了,因各部件的大小和主题的配搭不同,形成或秀美、或雄壮、或精巧、或古朴等不同风格,香港的玩家曾评论广笼各名家作品如十二金钗,谓各成大美,而美感不同,或如黛玉,弱质纤纤,或如湘云,钟灵秀气……广笼的笼脚、笼门、立口、顶山、大圈、笼爪、爪心、底板所能承载雕刻的主题无数,大千种种,几无不及,广笼所能表现的工艺美感亦不言而喻。近期认识商、周两位广笼玩家,二人皆非粤人,商原为玩砚大家,问及为何改玩广笼,商言:广笼是集竹篾艺术(笼身)、竹木牙雕艺术(配件)、陶瓷艺术(食罐)、漆艺(做漆)、金属工艺(笼钩、抽)于一身的东西,这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啊,太好玩了。周亦点头附议,此一言,让我豁然开朗,亦觉惭愧,自己养鸟玩笼十余载,尤未曾如此完整的概括。
        一个好的广笼必须保证用料严谨,笼形周正、扎实,笼膊整齐,打磨光滑,各部件的搭配大小适宜,保证全笼的周正、通透感,要简而不陋,繁而不紊,各部件素、花搭配相映成趣,素中有花,花中有素,或如万绿丛中一点红,或如万花丛中一片绿……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(转载)广式绣眼笼浅谈

站长改版旧站全新利器-拼图秀图片文章分享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