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口红子 发表于 2017-3-18 23:17:48

(转载)顶棚、盖布、笼罩

本帖最后由 张家口红子 于 2017-3-18 23:57 编辑

鸟笼上顶,自然是一个圆形木钱,为笼顶、笼条聚结之处,形如车轮轴心,为掩蔽此轴心及装饰美观起见,才有顶棚盖布的制备。顶棚盖布在粗制的鸟笼中,有的为紫黄漆板,有的为漆布,讲究的全用布缎。靛颏、画眉、百灵笼子,内部顶棚多用素布精绘花纹,以示雅致和鸟笼主人的身价。粗制鸟笼也有绘花纹的,多为白漆布上绘三个蓝花。此类鸟笼盖布,讲究的多用黑色缎面,上缉斜象眼块或牡丹花等粗枝大叶大花瓣的花纹。红子鸟笼顶棚盖布,早年全喜用铁制,粗笼多用薄铁片,细笼用精铁细制,或磨刮光亮,或刻花纹。至清代末叶又兴起铜质刻花纹的做法,普通红铜,精品则用白铜,凿成各式花纹,或用酸类腐蚀成如凸雕的字画。铁质盖布顶棚有花纹的很少。昨晤友人金君,系某府王孙,精于收藏鉴赏,据称曾见某养鸟专家,养有十二只红子,能同时叫一样的口,爱之至极,求得造办处所造素面铁盖布顶棚十二份,倩名手画十二月花神及配景,凿于顶棚之上,另于盖布上凿十二月花神诗,配以精美的自茬竹笼,排挂于天棚之下,即令不懂养鸟的人看来,也知是好东西。此公爱如拱璧,因鸟思及造笼,因笼更不能令鸟有缺,所以终此公之身,红子永远养十二只。花鸟虫鱼,养者皆能成癖。“蓝鱼溥”为养蓝鱼,情甘抛却四品京堂前程。四十年前,炮局椿树二条住有一位桂老头(与鼎鼎大名鱼竿专家“鱼竿祥”住同院),正蓝旗蒙古人,为癖爱养鸟,宁舍去印务大章京(三品)不作。有一次养了一只蓝靛颏,叫口特殊,珍爱非常。先有人求让,许以二品其职记名,桂翁不肯:后有人以为桂翁贫窘,愿以百金相易,桂翁仍不肯。不意未及半月,鸟竞死去,桂翁痛不欲生,仍不以显官多金为念,直把死鸟揣在怀中,两月不舍扔去。后装以木匣,送往安定门外柏林寺塔院中埋葬。其痴不可及,癖更不可及。鸟笼除喂养南鸟的以外,均有布制笼罩。笼罩的功用实为驯养鸟类的“叫口”,防寒尚在末之又末。笼罩颜色普通为月白与深蓝二色。红子笼用白色罩。行笼多为单罩,定活笼为讲究者所定制,普通皆为夹罩,冬天只有颠颏和苇柞子改用棉罩。夹罩通体顶帮皆为复层夹制,棉罩则用黑色缎面,上缉苤蓝罩。单罩为夹罩顶,罩帮分为三截,只中截为单层,上下两截仍用双层,名为贴边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(转载)顶棚、盖布、笼罩

站长改版旧站全新利器-拼图秀图片文章分享程序